Sunday29th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子独中心】Die Leiden des jungen Ludwig(3)


Chapter 3

路德维希做了一个梦。

无休止的嘈杂音,画面犹如水波中扭曲的地板绘彩,巨大的水晶吊灯反射着刺眼的光,皇帝同宰相在书房内激烈地争论着什么,眼界所及是盲目的迟缓的图像,他忍不住想捂住耳朵躲避高分贝的噪音刺伤耳膜,而房间内其他人视线都像是利刃直直地切向他。画面又开始螺旋地扭曲了,小孩儿害怕得蜷缩成一团躲在沙发上,一双大手扣住了他的眼睛,耳边有谁在说话,他说,“我在这。”小孩儿哆嗦着没回答,后面这人还说了些什么,他努力地去辨析却怎么也听不到,只有那温暖的粗糙的大手覆盖着他的眼睑,一片安全的黑色……

猛地深深喘出一口气,路德维希便从那梦中惊醒了,口舌火辣辣地疼,窗外依稀有光线从帘幕的缝隙内射进来,照得天空蓝的眼睛倏尔眯起来。他闷哼着摸向床头的摇铃轻轻触碰了两下,然后重新趴回去。仅仅这样简单的几个动作就累得他后襟湿透了,亲衣贴在皮肤上黏糊糊得难受,他不适应地哼哼了一声摸向自己疼得快断掉的后腰。

“……嘶……”碰到了皮开肉绽的地方,路德维希疼得差点咬破了下嘴唇,梦对他的影响立马被现实给挤开了脑外,昨晚被兄长责罚的场景一瞬间清晰地在眼前又放映了一遍。

是的,他被基尔伯特给揍了。

这个认知让他无比沮丧,或者说愤恨,亦或是难过,总之这不好受。身体上的苦楚加重他内心复杂的情绪,熬成了一种奇苦无比的汤,他正被迫着一勺一勺地咽下。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像是又要哭出来了,他无处发泄地低声吼叫了一声,紧揪住枕头将脸埋进去,让刺疼的盐水渗进羽毛囊内将他的软弱带走。

“您醒了吗?”女声在耳边暖融融地拂过,温柔的声线一如她抚摸少年后颈发时指尖摩挲过根根金丝般那么细腻。“您昨晚发烧热了一整晚,医生刚换了药,他说您一定会出不少汗,我来替您擦一擦身。”

路德维希微微颤抖了双肩,埋在枕头中的脑袋稍向另一侧偏去不让对方见到自己红眼睛的糗样,抹了抹眼角后他鼻音浓郁地回答:“……谢谢,您真好心。”

“您真是……来,我帮您擦擦汗。”弗里达将被角掖低了一些,检查他汗湿的状况,她轻轻地拉下少年亲衣领口,让背脊露出来。“还疼吗?”

“……我觉得疼,但,不是伤口上。”

房间内的两人都沉默了,弗里达把毛巾放入铜盆中浸湿,随后拈住两角将毛巾拎出水面拧干,温暖的湿润的棉质品在路德维希后背慢动作滑擦的舒适感让他觉得疼痛一下子好了不少。

“女士,我能叫您弗里达吗?”路德维希觉得眼角的泪水干得差不多了,他抬起头双手撑住身体看向对方。

女人扑哧一声笑弯了两道金色的麦浪波,“当然能,我的小熊。”【注:德国最常见的长辈对晚辈小男孩的昵称】

路德维希不好意思地跟着她笑了阵后趴在床铺上安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姑娘,岁月不会在国家身上留下苍老的痕迹,弗里达的岁数是他的好几倍,却像是位温柔大姊。

弗里达抱起一个医药木箱放在他的床头侧,“Reich,请趴好,我该瞧瞧您是否需要再换道药。”

“不,别……”路德维希刷的脸红到了耳根,直觉性地拉起被子制止了对方的动作。

像是看透了少年那窘迫的心思,女人站起身双手交握地搭在小腹上,抹着红花素的唇姣好地翘起两个弧,“那么我让基尔伯特来,这该是他干的事。”

“……我不想见到他。”少年稍稍卷起被子将自己如同蚕蛹似的包在厚厚的外茧内,他年轻的眉宇间尽是烦恼的细纹,还有星星点点的愤怒。

“一切都将过去,Reich,他爱您胜过所有。”女人坐在床铺一侧,手搭上少年的枕巾托住他的脸颊让这孩子的视线与自己交对上。

路德维希逃避地半阖起了眼,“弗里达总是跟我这么说。”

“因为我从不说假话。”

闻言少年又抬起了头注视她,“但他打了我,你看到了,他是多么暴戾的一个人。”

“噗,这点我可没法反驳。”女人笑盈盈地瞧着他,仿佛毫不在意他对普鲁士的恶评。

路德维希想说些什么,却又硬生生地憋回去了,他生气地趴紧了枕头,“他并不在意我,他只是想控制我。”

“那么您打算从此冷遇他了吗?”

“……”这个问题将路德维希问得怔住了,他从未去深思过,同兄长决裂,然后呢,然后呢,然后该怎样——他回避了女人的提问,“你打算为他说话。”

“不,这次我不打算这么做。”弗里达注视着他头疼地伸出手揉了揉眉心,他从不知道,在其他人看来,这无意识的神态与普鲁士人如此相似着。“我只知道基尔伯特昨晚陪您呆了一整晚,直到一个小时前去工作,来没来得及合眼。——皇帝陛下说他的眼红得像是瞳仁把整个眼球都占据了。”

路德维希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沉默地注视前方一小角床头的木雕栏下镂空的那些花纹。

“我能理解你的怒气,路德维希。”

两条白花茎似的手臂环住了他,弗里达动作小心地依偎在他身侧,路德维希嗅到了她馥郁的女性气息,女人无声地叹了口气,将怀中的少年环紧了些,“但伤害你,他所承担的痛苦远甚于你自己,你得明白。”

室内安静得只有两人一轻一重的呼吸声,弗里达轻浅地吻着他的头发,这样母性的安慰让路德维希觉得内心暖意了不少。

“……昨晚,陪着我的那人,真的是他吗?”路德维希在沉默良久后问道。

“嗯,他在床帏旁的圆沙发上坐着,眼睛瞪得凶恶,跟北欧人画中的图腾一样,纽博医生在给你上药时,他几乎要吃了这可怜的家伙。”女人咯咯笑着,带动他脑中浮现出声线所引导出的动态图像,路德维希也忍不住悄悄地弯了弯嘴唇。

“你知道吗……”弗里达窸窸窣窣地完全侧过身同少年面对面,她一侧脸压入枕头内,在忽闪忽闪的睫毛映衬下,显得另一只蓝宝石在眼窝内有光泽灵动地流转着。“当我还是位少女时,族长阁下常常责骂我,可我每次都没有被训得哭鼻子。”

路德维希脸上一片讪讪的红色,“……你依然很年轻,比任何少女都美,弗里达。”

“那只是表象罢了。”她漂亮的眼睛内闪过不着痕迹的忧郁的颜色,“在小时候,人们往往不知道家门口那条破旧的砖石路是无法通向罗马的,那会儿一切都美好得似游吟者的情诗。”

少年静静地注视着她不说话,他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可弗里达似乎将情绪截止于某一点后便不打算再继续了,她迅速眨了眨眼愉快地抛高音,“瞧我都说到哪了——”

路德维希想了想将思维提到之前的那句,“被族长阁下训斥?”

“呵,那可是我最愉快的回忆了,至今我都没有同任何其他人分享。”

路德维希向她送去了探究的眼神,“是什么?”

“每当被上司或者族长训斥时,我都会想着『皇帝的新衣』,然后就使劲地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他们还认为我是委屈得快哭了。”

“不穿衣服吗?”少年惊诧地问。

“是的,不穿衣服。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罪恶……噗……”一双柔荑按住了她的小腹,弗里达开始不自抑地笑得肩膀乱颤。

路德维希想象了兄长站在军队前指挥的模样——基尔伯特单手背向身后嗓门洪厚地指挥属下进行队列变换,英气凛凛的军帽下就是光溜溜的一个人,这无厘头的景象也催发他噗地笑出声。“这太糟了……”

他们相视了一小会儿后发现彼此心有灵犀地都想到同样副场景去了,少年与女人又不约而同地紧揪着床单笑作了一团,“哈哈哈哈……!”

“这样会让您觉得事情的发展并不会像直观感受的那样充满了悲哀,您将能从低谷中快速地找到出路,Reich。”弗里达认真地注视着他,柔软的掌心在他的脸颊与颈侧抚摸着。“请相信您的骑士,他将为您劈开一条通往世界的荆棘道。”

“为什么哥哥愿意为我做这一切?”停歇下疯狂的笑后,路德维希小声地询问道。

“这不是无来由地牺牲,Reich,早在您出生前,他就与德意志的人民们一同期盼着有那么一位天赋异禀的孩子,登上德意志的王座。”

“弗里达也是这么想吗?”

女人缓缓地撑起身,一束卷发从肩侧倾泻下来,她将长发捋向肩后摇了摇头,“不,很遗憾我没有那份睿智。”

“那么哥哥是怎么知道我将出世?”

“从一位殿下那儿获悉,在他还不是德意志人的时候。”

“不是德意志人?”路德维希惊讶得几乎要跳起来,他的心脏在激动地镭着鼓,一阵莫名的情绪汇入胸腔内集积。

“德意志内有位殿下接纳了他,与他成为家人,于是普鲁士成为了德意志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

“他叫什么?”

“她叫勃兰登堡。”

路德维希瞪大了眼,他像是第一次听说到这个名字,但这并不是如他所感的,勃兰登堡,这是个熟悉的名词,王宫的大厅内还摆放着这位先人的油画像——基尔伯特常常站在画前驻足,带着异样的情绪注视着画中人,路德维希一直都认为兄长是被画师的鬼工画技所折服。

“……那是谁?”

“您不知道吗?”弗里达的微笑突然竟显得有些生疏与让人不快,“她是霍亨索伦的公主,基尔伯特的正妻。”

少年觉得心中像压着一块巨石,他像是获悉了些什么,又什么也不知道。

“……啊,我的屁股……”路德维希扶着快折成两段的腰痛苦地呻吟着。

“哦,上帝,我都在干什么……”女人一下慌了神地双脚落下地向门外跑去,“我去找大夫,Reich,请别乱动。”

路德维希目送她远去的背影时内心却在想着另一件事,关于兄长的过去。

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在困扰着他,他不得不将女人支开一小会,然后独自安静地去消化。路德维希一手紧抓着自己头顶的金发,他为这莫名的失落感惊心,除了压抑住怦怦快跳出胸腔的心,他什么也办不了。少年沮丧地闭上双眼,他站在一扇巨大的铁栅门前,门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不论他是否愿意,扣响门扉的那一刹那,就注定将知道另一个令自己无所适从的事实。


TBC

grace 发表于 2012-11-26 18:57:00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日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